综合物化探勘查 非震油气勘查 各类固体矿产勘查、评价与开发 区域重力方法技术研究、开发与推广 物化探测地方方法技术研究、开发与推广 地质灾害危险评估、勘察与施工
您的位置 :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学园地
家姐
作者:陕西地矿第二综合物探大队有限公司  发稿日期:2019/6/25 11:41:51

家姐

韩要记

我老家有一个亲姐,大我九岁。在那个计划生育如火如荼的八十年代里,我没成为独子实属不易,不,是姐姐能有个妹妹真是不情之请!

1983年,母亲怀着我东躲西藏,害得姐姐一个礼拜,甚至更久的时间才能见到妈妈一次——不是姐姐周日来回走四十里路去外婆家见一面,就是母亲哪天夜里赶到伯伯家把姐姐看一眼便逃。在我快出生的一个初冬夜里,母亲突然来看她,她再也舍不得离开妈妈了,拽着大肚便便的母亲不撒手。母亲无奈,只好赶忙给她穿好衣服,取了根木棍,领着她就往下家赶。

那个远房姑妈家离我家还有十几里羊肠小道,姐姐回忆说,那一夜,是她终身难忘的一夜。西北风呼呼地迎面吹,母亲一手搀着她,一手拄着木棍,一边探路,一边随时准备挥舞起来,赶走被惊扰了的野狗。姐姐跟在母亲身旁,越不敢出大气儿越哆嗦得厉害,眼睛已经瞪得老大了,还是看不清脚下的路,任由母亲拖拽着往前艰难地扔着脚步,好像那条小路永远走不到尽头,那个黑夜永远等不到天亮一样。

没过几天,姐姐依旧被送到伯伯家,她要过生日了,而我,马上也要出生了,父亲在煤矿上回不来。妈妈卧在外婆家的草炕上待产,边擦眼泪边嘱咐小姨给姐姐买些好吃的送过去;姐姐坐在伯伯家的冷板凳上,和三个堂哥一起喝着能照出人影的稀粥,盼望着妈妈早日回来。

姐姐生日没过几天,我就霸道地出现在她的生活里,更让她生气的是,我还是个女孩,不仅没能替她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村里承担起家庭的责任,更害得她原生的家庭背上了重重的债务。

现在,我每每回老家带点西安的特产回去,家姐都要拿出其中的一部分带到厂子里分给同事们吃,然后享受同事们对她说“你妹对你真好!”;当一大家子围坐在一起叙旧的时候,侄女问她,妈,你当初怎么同意奶奶生小姨的呀?她依旧装着咬牙切齿的样子,忿忿地答道:我有啥办法?到现在我都觉得她是多余的!

(编辑:周冬莉)

 上一篇:
 下一篇: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