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物化探勘查 非震油气勘查 各类固体矿产勘查、评价与开发 区域重力方法技术研究、开发与推广 物化探测地方方法技术研究、开发与推广 地质灾害危险评估、勘察与施工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动态 > 建队60周年专栏
我们的职业
作者:陕西地矿第二综合物探大队有限公司  发稿日期:2020/1/20 16:24:59

我们的职业

韩要记

“I work in the prospecting industry! (我在找矿行业工作!)”最近迷上了西安交大附近的一个英语角,每每结识外国友人,我都如此骄傲地介绍自己。看着他们惊奇得近乎浮夸的脸,我总是故作淡定,心底却任由那个小人儿胡作非为地嘚瑟:跟矿挂上钩,非富即贵,更何况,我还是一个与矿挂上钩的女性!

参加工作以来,经常遇到被询问职业的尴尬。才开始,我简而答之:搞地质勘探的。几乎没有一个外行人能立刻明白这到底是干什么的。于是乎,我总是手脚并用、声情并茂地解释好久,即使这样,还是不能消除他们脸上的疑云:到底是做什么的嘛!既不是做吃的,也不是做用的,更不是教书育人、治病救人的!往往这个时候,我总是暗自神伤,直恨自己表达能力太差,到底怎么才能让别人明白我们也是一个人类社会不可缺少、非常高大上的职业呢?

随着工作的深入,我越来越为自己能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而感到骄傲万分。

2012年我刚到二物,参加了“陕西省山阳寨子沟一带铜金多金属矿普查”项目,根据项目设计要进行中梯扫面,在规定的一个区域内,每隔500米划一条直线,如果限定这个区域的宽度是5公里的话,那么就有10条这样长短不一的直线,而这个直线的长度会随着山体的大小而变化,可能是5.786公里,也有可能是10.0054公里,没有规律。茫茫秦岭,何止5千米宽,何止10条直线啊!项目负责在电脑上就跟指点江山的伟人一样在水墨山水画间划分好区块后,才到了我们真正意义上的高大上工作。每人每天各占一条线,沿着这条直线又每隔20米做一个定点测量,这是平面内的20米,而在山上,要从20米线段的这个端点爬到那个端点可能就是半天的事!就好比三角形的底边是20米,不能从底边直接走,必须要从三角形的这个侧边绕到那个侧边去。三角形的侧边就等于大山的脊背,大山的脊背可没有三角形侧边平坦,但却有可能比三角形侧边的倾斜度还要高!倘若这条平面直线是2公里的话,就有100个点要测,就有一百个“三角形”要翻!有时“三角形”的侧边布满荆棘,深沟,甚至悬崖,我们得绕到“三角形”的里面,避开死角后再往侧边回,常常已是大汗淋漓、精疲力尽了,GPS导航仪上却还显示:距离目的地20米!如果今天等到太阳落山,这100个“三角形”还未翻完,那就意味着第二天得继续从山脚爬到你昨天刚翻完的第89个“三角形”那里,接着把这100个测点的直线走完,白白浪费时间和体力!为了能在一天之内完成一条线上的所有点的测量,必须节省时间!遇到死角必须硬上!那次腰缠大绳,被两个山里老乡一前一后、半抱半拖过一个深沟的记忆突然跳出时,总是让我不寒而栗!那个沟深不见底,刚好半米宽左右,一边是悬崖,一边是石头,石头缝里倔强地长着刮人脸的细树枝儿!要过去,必须两手拽着树枝儿,稳稳地跨出半米以上的步子,要是刚巧没跨出半米,那就被悬挂在树枝上了!等双手再没力气了,或树枝没在石头缝里长牢......实在不敢再想象下去。若是在平时,普通人谁愿意去冒这个风险?不要说过一个深沟了,就是在深沟旁边往下或往外看一眼,都有可能眩晕到摔下去!所以,每当圈外有人邀我周末登山踏青时,我总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虽然不太礼貌,但当你随我们走一遭时,你也许就能理解我的不逊了。

作为一名女性,能有如此一番深山老林的历险经历,难道不是一件值得佩服的事吗?每每等我安全度过死角,成功测量到深沟那边的点位时,即使还未到正午时分,我都要立刻就地而坐,掏出双肩包里早上出工前准备好的午餐:辣子夹馍,香喷喷地吃起来!吃完再原地一躺,美美地伸个懒腰,在厚厚的枯枝败叶上留下深深的人体印记!然后再继续下一个战点。当一条线上的测点全部做完后,我和同事们一身轻松,对着马上就要被远山吞没的夕阳,沿着坡度较小的山背坐下来,怀抱着仪器,乘着腐烂的枯叶,嗖嗖地往山底滑去。

这就是我们的职业,一个低调得在历经坎坷也不喊疼的职业;这就是我们的职业,一个高调得只用在电脑屏幕前,根据山上采集回来的数据就能判断祖国大好河山哪里有丰富矿产资源的职业!

(编辑:周冬莉)

 上一篇:难忘的一件事
 下一篇:无悔的青春 奋斗的二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