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物化探勘查 非震油气勘查 各类固体矿产勘查、评价与开发 区域重力方法技术研究、开发与推广 物化探测地方方法技术研究、开发与推广 地质灾害危险评估、勘察与施工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动态 > 建队60周年专栏
难忘的一件事
作者:陕西地矿第二综合物探大队有限公司  发稿日期:2020/1/20 16:25:51

难忘的一件事

张珉

在地质单位工作三十多年,有一件发生在工作又与工作无关的事,经常在脑海中浮现,令人难以忘怀。

上世纪七十年代,十二分队在商洛地区从事化探扫面(1:5万水系沉积物测量)和航磁异常检查工作。1978年,我到队第二年就任小组副组长。我所在的一组,住在商南县白玉乡政府后面的一个会议室内。黄兴汉同志任组长,组里还有郭元英、贾焕虎、梅汉生、王长明、王碾场、黄平、孙亚安、史少军、杨敏健和当时地质队里少见的女子台班:孙德萍、吕贺容、季秀英、许艳等,大部分都是才来的青工,无忧无虑。虽然爬山采样,跋山涉水,在高山密林中从事艰苦的化探工作,但东秦岭的秀美景色使依丹江边而居的驻地时不时传来愉快的歌声和欢乐的笑声。

1978年4月27日,我带领女子台班的孙德萍、吕贺荣、季秀英等同志翻山进沟,开始工作。她们都是新来的青工,好在工作简单易学,便很快投入到工作中。中午时分,我从地形图上看见再走两三公里就有一个较大的村子,就告知大家,再干几个点就休息、吃午饭(实际上午饭就是自带的馒头、咸菜)。这时,隐约听见有人呼叫声,越往沟里走,声音越近。我向前跑了一段路,拐过弯看见前面浓烟滚滚,不断传来:“来人呀,着火了”的呼喊声。我立即告诉气喘吁吁的她们:“着火了,小季保管好地形图、记录本和样品,其他人立即救火!”

我们在行进一段后,看到眼前的情景:在沟内较为开阔平坦的地方,散落着十几户人家,靠沟西边有一座较大的房屋不时有浓烟冒出,火光闪闪。(原来是丹凤县王坪公社欢家湾大队大富沟生产队库房失火)。我知道,库房可是生产队重要财产,里边存放着粮食、种子、化肥、生产用具等等。村里青壮劳力早上上山干活去了,村子里只有一些老人和孩子。面对大火,他们惊慌万分,束手无策。我一边交接情况,一遍安慰他们。距离库房西墙不远处就是群众的住房,大约五、六米,中间有几个用木头栏杆连在一起的废弃猪圈,里边还放着干草和柴火,我大声和几个老者商议:“不要慌,听我安排,先拆猪圈栏杆,防止火灾蔓延”!又叮嘱三位女同志带领几位妇女用脸盆等从距火灾现场四、五十米的沟里取水救火。由于会计去区里开会,没有钥匙,也无法砸开门上的大锁,拆掉猪圈后,我便站在梯子上从南边窗户往里泼水,库房是用木料搭建的两层楼房,这时在外干活的男劳力和附近村子的社员也陆续赶来。我们用一根很粗的木头撞开库房大门,我冒着烟第一个冲了进去,一块儿将粮食、化肥、工具等往外搬运。这时有人告诉我:库房有炸药!我当时吓了一大跳!大体问了一下放的位置,又冲了进去在靠西边的架子上抱出了二十多斤炸药!这时,我才问他们有没有雷管,有人告诉我雷管是队长保管,雷管在他家里呢!我才感到紧张的心放下一点儿。

我们的三位女同志带领着妇女从沟里运水,忙得不可开交,身上都湿透了,和泥水一样。不时端水冲到火场,当我站在梯子上往二楼泼水时,放梯子的木头被火烧断,梯子倒了,我摔在库房里的一堆石灰里,呛人的气味使人窒息,挣扎着站起来,又和社员一块儿救火。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扑救,火基本灭了,社员们围着我们,以为我们是区里的工作组,让我们留下吃饭,我告诉他们:“我们是地质队的,在这搞勘探”。老乡们拉着我们的手,队长说:“工人老大哥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多亏了你们,要不损失就大了”!几位老者和妇女流着泪,拉着同志们的手,依依不舍。我们在安全的地方找出地形图、记录本等离开现场,拐弯时还看见他们向我们挥着手。

我们边走边工作,到另一个小村庄才休整了一下,我们四人相互打量着,笑着,每人身上都分不出工作服的本来颜色。几位女同志头发稍都焦黄了,我说:“今天才像个穆桂英的样子,好样的!”她们笑着说我:“你的眉毛头发都啥样了,还笑话我们”!稍作休息,吃完馒头咸菜又踏上了采样工作的征程。火灭了,心放轻松了,累了,大家都疲惫不堪,仍坚持着完成了当天的物理点工作量。回到驻地换衣擦澡时,才发现身上多处青紫的伤痕。

事情已过了四十余年,是在工作中发生的一件不是工作的事,虽不是可歌可泣的壮举,但每每想起仍难以忘怀。

(编辑:周冬莉)

 上一篇:我的地质情缘
 下一篇:我们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