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物化探勘查 非震油气勘查 各类固体矿产勘查、评价与开发 区域重力方法技术研究、开发与推广 物化探测地方方法技术研究、开发与推广 地质灾害危险评估、勘察与施工
您的位置 :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学园地
重庆随笔
作者:陕西地矿第二综合物探大队有限公司  发稿日期:2020/9/14 16:20:40

重庆随笔

-----重庆中梁山岩溶塌陷区(白市驿幅)综合地质调查物探测量项目

/李泽玺

 

八月重庆的夏天是蝉鸣的四十多度再朝上一点,门口青砖柏油铺到了山脚,偶见一些小道,顺着散发着绿意的陡山生长,透过窗户就能望见山间一棵干枯的树枝。

8月初,我们坐了11小时卡车,押着设备从西安到了重庆。刚到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着西安没有的温度和潮湿,像是一个刚打开开关的蒸箱,我们一边擦着汗一边把仪器设备带回了我们住的民房。屋子里风扇摇着头吱吱呀呀,小余同学也低着头,操作着嗡嗡响的电脑。

夏天总是要听着蝉鸣醒的,我们为了避开最热的时候,常在天擦黑的时候就出发了,匆匆吃过早饭,边走嘴里还嚼着最后一口食物,就这样,背着仪器上了车,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阳光钻入每个角落,我们就四处寻找着有荫凉的地方走,可竹林里蚊虫却不同意,肆意地冲着我们尖叫,肆意地追着我们,看起来更像是它们的一场盛宴。随着蝉鸣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们却更加裹好自己的衣服,我们很清楚,在花露水驱蚊液毫无效果的山林,它们是我们抵御蚊虫和山椒刺最好的工具。

日头总是在悄无声息的时候爬上最高的位置,狠狠的盯着我们,让我们无处可逃。

正午来临的时候,我们也爬下了陡峭的山,山上不总是有路,于是我们经常手抓着山椒树带刺的枝桠,擦的到处是血印子,不过还好,每次都能平安下山。有时热极了,我们又要赶时间去下一个目的地,就会在到达山脚的时候,汗从草帽中流出来,像一只刚从水里取出来的煮熟的龙虾。

日头上来的也快,下去的也快,知了声音慢慢也跟着低落了下去。可我知道,他们还没走,就是潜伏了起来,等待着新的一天。

我们完成一天工作,回了驻地,尽管蝉鸣声音小多了,但是肚子咕咕的声音却大了起来,还没到门口,我就看到远处升起的细烟,想着回去的晚饭。刚到门口,就迫不及待大口吮吸着食物飘出来的香气。有时饭还差一点好,我就站在旁边看着,做饭的阿姨刀子和勺子总是用的很响。炉子的火呼呼烧着,饭锅腾着气,阿姨就把切好的菜“哇啦”一下全倒在锅里,一下子出来了很多气,我仔细看着锅里每一处味道,葱花在油里打滚,慢慢变黄,南姜咕嘟咕嘟冒着油泡泡,我一下子饿的不得了,就赶紧排着队等着洗手拿碗等着开饭了。

夜晚渐渐凉了些,我抹完花露水,蹲在门口吃饭,顺便和阿黄絮叨两句,并把吃剩的骨头给了它,看得出来,它真的很喜欢我,或者是喜欢我吃剩的骨头。

更晚的时候,星星就出来了,把天空戳的全是小洞。偶尔有风路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伴着并不入耳的虫鸣就这样进入了梦乡。

重庆的盛夏是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我们要坐在巷子头的还未长满青苔的石台上,吹着橘子汽水味儿的风,看着蓝色的落日,去吃绿豆、桃子和西瓜,让日子发出声响。

(编辑:周冬莉)

 上一篇:没有上一条记录
 下一篇:野外的“文明餐桌”